大郭

要么庸俗,要么孤独——观《Oh!Boy》

sandi:

初次见到海报,我已被致命地吸引——单调却不乏味的黑白底色勾勒出少年英俊的轮廓,他微微侧目的神情又增添了无限的忧郁光景,这是一出关于情绪的戏码。


经历了一天的戏剧性起伏后,在第二天晨曦微露之时,男孩终于喝到了那杯苦苦寻觅的咖啡,那抿嘴的瞬间,五分无奈,三分讽刺,两分温暖。影片在这个镜头上戛然而止,片尾的爵士乐悠然响起,我只觉得意犹未尽。然而,这已是最该结束的时候,趁着他的不羁还未变成潦倒,趁着他的忧郁还未变成呻吟,趁着他的孤独还未变成庸俗。把时光停在,这一刻,最好。


“要么庸俗,要么孤独”——这是德国哲学家叔本华的名言。他的悲观主义似乎可以为这部德国电影加上一些添注。总觉得,德国男孩身上有一种特别的刚毅,那种融化在血液里的桀骜不驯,使得他们前进一步就是魔鬼,退后一步便是天使。


复古的黑白摄影,充满爵士节奏的风格,主角与生俱来的雅痞气味……这种种元素都足以使《噢!柏林男孩》成为一部小众的文艺电影。然而,这可以是我喜欢这部电影的原因,却不是我喜爱这部电影的因素。真正让我爱上这部电影的是——有那么一刻,我觉得,他,就是我。


我们一样孤独,自以为是地看不起世俗价值观。他高傲地从法律系辍学,偏离了那条被验证了无数次的通途大道。但如果他顺从地拿到了法律学位,那么二十年后,他也会抹着发胶,叼着雪茄,一身无懈可击的绅士装束,一根象征地位的高尔夫球杆,站在一个个绿色的小土坡上,调侃着诉讼的潜规则,似有若无地吹嘘着自己的成就,然后在那个沧桑笑容的皱纹里,瞄准,挥杆,追求那貌似重要的一杆进洞。他,会顺利地成为他的父亲。只是今天,他顶着松散略带油腻的三七分发型,着一件条纹白衬衫,慵懒地开着3颗扣子,套上风格化的夹克,迈着闲散的步伐,纵身一跃,跳出了位于高尔夫球场边上咖啡馆的栏杆。我永远记得这一幕——他的夹克鼓满了呼啸的风,背后洁白得有些优雅的露天咖啡座渐渐虚化,衬托出少年微皱的眉头,和那双犹疑的、倔强的眼睛……当我们选择了孤独,就要承受没有人为你喝彩的寂寞。


但其实我们从来就无法成为,真正孤独的勇者。因为我们也一样庸俗,懦弱无能地依靠着家里看似理所应当的资助,一旦失去源头,便一无是处,连曾经由颓废产生的美感都会被琐碎的生活销蚀得一干二净。他散漫地坐在公寓的窗台上,修长的手指捏着一根燃烧到一半的烟,青青的胡茬在苍白的脸上蔓延,紧锁的双眉下,他用一种类似上帝的眼光打量着窗外流动的物质文明。这无比写意的镜头让我悲哀地发现,我们根本没有资格怜悯别人,因为我们都是躲在别人打造的空中楼阁里悲春伤秋。生活的充裕让我们去追寻精神上的美感,却忘记了孤独从来离不开庸俗。


所以,“要么庸俗,要么孤独”不是一个对立的命题。我们的孤独,还不是建立在别人的庸俗上?


当柏林男孩喝下那口咖啡时,我释然了,因为我们都隐约地绽放了一个微笑。


 


   竺晶莹(Sandi)


   2013/9/22






评论(1)
热度(201)
  1. 臭豆臭豆Sandi 转载了此文字
  2. 文艺那点事Sandi 转载了此文字
  3. 想家的狗仔Sandi 转载了此文字
  4. 小四郎Sandi 转载了此文字
  5. 臭豆臭豆Sandi 转载了此文字
  6. 玄觉coooolSandi 转载了此文字
  7. 清清流水Sandi 转载了此文字
  8. 海角惜风Sandi 转载了此文字
  9. 永久卢刘Sandi 转载了此文字
  10. 小強哥Sandi 转载了此文字
    正如作者写的一样,我被海报的帅哥和标题(要么庸俗,要么孤独)给吸引。
  11. 信年Sandi 转载了此文字
©大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