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郭

深河大道77号:

2014-2-5

她,

我妈妈的一个朋友,

身患乳腺癌晚期,癌细胞转移,

她瞒着儿子,

没有与任何朋友一起,没有跟任何旅行团,

一个人从成都到拉萨,独自爬上珠峰,

往返十二天,圆心中的一个梦。

她让我看见的只有笑容和坚强。

麻生铛铛·LoFoTo:

《给从前的爱》


第二章 


你笑的时候全世界陪你笑,你哭的时候一个人躲着哭。

问你为什么,你说这是秘密。

你没有说话,可是全世界都知道。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咳嗽,穷困和爱。

想隐瞒,却欲盖弥彰。


风悄无声息,轻轻掠过树梢,穿过森林,带走秘密,述说着一个又一个你和我的故事。


长腿叔叔:

張愛玲也曾把藝妓誤解成了妓女。中國自古就有多才多藝的妓女,乃至自處甚高,但青樓花街到底是未分工的。而日本藝妓是文藝工作者,陪酒不陪衾。藝妓是循規蹈矩訓練出來的大衆情人,最輕飄的小動作裏也有傳統習慣的重量,沒有半點遊移。

©大郭 | Powered by LOFTER